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经济喜忧参半_股票新闻_乐百家娱乐官网
财经 >股票 > 正文

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经济喜忧参半

2018-02-13 12:58:01 来源: 作者:佚名 阅读:55

要密切关注特朗普减税政策,可能引起新一轮的全球减税潮。全球减税潮势必削弱中国营商环境的吸引力,给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冲击。

    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经济喜忧参半 

   12月2日,美国新一轮的税改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,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关注,12月6日日本紧跟美国步伐,把公司所得税率降到美国同等的水平20%。新一轮全球减税潮或许即将来临,美国税改对于中国经济和企业将会产生哪些影响,值得进一步深入分析。

  一、美国新一轮税改的关键内容有哪些

  本次税改是美国又一次大规模扩张性财政政策,主要做法是为企业和个人减税,简化税制。同时,该法案鼓励海外企业回流美国,进行本土投资。与现有税制相比,本次税改有几大主要变化:一是简化个人所得税制,税率由七档减少为四档;二是遗产税提高起征点并将最终废除;三是公司税由原来的35%降低到20%;四是海外利润汇回将享受更低的税率,由原来的35%降低至5-12%。

  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大规模降低企业与家庭税负,刺激企业投资与居民消费,提振经济增速。然而,此次参议院院通过的税改方案与11月16日众议院的税改方案在减税方向上一致,但仍存在诸多细节分歧(参见表1),如参议院仍维持了7档个人所得税,而众议院已简化到4档等。因此,最后的税改方案需要专门成立临时两院联合委员会协商解决,提出两院均同意的税改法案,最终由总统签字生效。

  二、此次美国减税政策与历史上三次减税背景差异较大

  作为典型的扩张性财政政策,减税相较于政府扩大开支更加直接,且不存在挤出效应,是力度较大的扩张性政策。从减税历史看,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减税,分别是里根政府在经济滞胀背景下减税政策,第二次是小布什政府在乐百家线上娱乐城破灭和911事件后的减税政策,第三次是奥巴马政府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减税政策。此次减税与前三次减税政策在背景、措施和规模上并不完全相同,减税的效果也差异较大。

  第一次是里根政府的减税政策和税制改革。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,美国经济正处于“滞胀”的萧条期,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?沃克尔通过大幅提高利率,高通胀降了下来,却没有解决经济停滞难题。里根政府认为,税收负担过高是美国经济低迷的根源,在供给学派“拉弗曲线”减税理念的主导下,里根政府先后颁布了1981年的《经济复苏和税收法案》和1986年的《税制改革法案》。特别是1986年《税制改革法案》,不仅涉及到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的减税,且对美国整个税制结构进行了重大改革,包括削减税收优惠、合并税基、简化税收征管等,改革后的美国税制体系延续至今。

  里根减税和税制改革,使得美国经济不仅走出了“滞胀”泥潭,还于1983-1988年实现了战后最长的增长周期。

  第二次是小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。世纪之交第一次乐百家线上娱乐城泡沫破灭,美国经济陷入低迷,2000年上半年美国实际 GDP 增长4.0%以上,下半年便降至2%以下,2001年全年经济增速仅为1%。

  为此,在共和党主导的国会支持下,2001年小布什政府连续颁布了《经济增长与减税协调法案》,降低个人所得税和遗产税,刺激居民消费;2002年颁布《增加就业和援助雇工法案》,降低企业所得税,刺激投资;2003年颁布《就业与增长税收减免协调法案》,降低最高边际税率,为富人减负。

  小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美国经济增速回升和失业率下降的重要因素。但与里根时期相比,减税对经济增长的助力作用明显减弱。

  第三次是奥巴马政府的减税政策。2008年金融危机后,奥巴马政府不仅延续了小布什减税政策,还于2010年出台了《减税法案》,扩大了遗产税、企业和个人所得税的减税力度。但是,在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等美国富豪的呼吁下,奥巴马减税政策两年后出现了逆转,2012年美国政府颁布了《新减税法案》,恢复了对富人增税的政策,同时将面向中低收入群体的多项减税措施永久化。

  可见,美国政府的大规模减税政策,都是发生在美国经济处于“滞胀”、乐百家线上娱乐城泡沫破灭和金融危机之后的增长低迷期,迫切需要减税政策提振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的信心。然而,此次特朗普力推减税政策的内外环境却明显不同,美国经济不但没有处于增长低迷期,反而是强劲增长的趋势中(见下图)。

  当前美国经济已接近充分就业,经济增速发达国家中也处于领先优势。可见,特朗普之所以力推减税举措,相当程度上是为了兑现竞选的承诺,同时逆转其急速直下的民意支持率,消除在其他内政外交方面的挫败感。

  三、美国减税的政策效果面临三大挑战

  此次特朗普减税政策,没有得到美国民众的支持,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的一项最新调查,53%选民不赞成特朗普税改,64%受访者表示该计划有利于富人。同时,减税政策还受到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、斯蒂格利茨等经济学家的激烈批评,他们认为特当前减税不但无助于提振美国经济增长,还将使得美国财政赤字快速扩大。事实上,从过去三次减税政策的效果来看,此次美国减税降面临以下三方面挑战:

  首先是财政赤字可能出现急剧扩张。理论上,“拉弗曲线”为减税刺激经济增长,扩大税基,进而提高税收收入提供了完美的逻辑链条,在实践中,拉弗曲线的效果越来越弱的趋势明显。特别是,本次特朗普税改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 35%降至20%,15%减税幅度高于里根时期的减税幅度(48%降至 34%,降税14%),大幅降低企业税率势必导致企业税收收入短期内大幅下降。与此同时,2016年美国财政赤字为 5873亿美元,是里根时期 8倍(GDP仅为2.5倍),且美联储未来将处于加息通道,政府债务成本将可能进一步上升。因此,特朗普减税政策一旦落地,短期内或可进一步促进美国就业增长、经济温和复苏,但最终成效关键在于其对联邦财政赤字的控制。

  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(TPC)的估计,本次税改将使得美国财政收入将在2017-2027年减少2.4-2.5万亿美元, 2027-2037年减少3.4万亿美元。美国国会预算局测算,未来十年中美国财政赤字将增加1.5万亿美元。如果要保持赤字占GDP比例不变,美国GDP增速需要达到4.5%以上,而美国国会预算局估计GDP潜在增速仅有2%左右,即便是在此次减税政策刺激下,实际增速也将不到3%。因此,“减税可以扩大应税收入和税基,进而增加税收总额”的拉弗曲线原理似乎不再起作用。

  其次是减税并不必然提升美国长期增长增速。减税政策短期可刺激消费和投资,提升经济增长速度,但过去三次减税助推经济增长的动力越来越弱。从历史看,仅里根时期的减税有效刺激了长期经济增长潜力,也仅有里根时期拉弗曲线产生了预期效果,其根源在于里根不但实行了减税,还实行了一系列税制改革。但是,在小布什、奥巴马和此次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中,涉及全面税制改革的内容较少。

  与此同时,减税对于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越来越弱,背后的逻辑链条可能如下:一方面,降低个人和企业的税负,可增加个人可支配收入及企业税后利润,从而刺激消费和投资;另一方面,减税的经济刺激作用有一定时滞,短期内可能导致政府税收收入下降,财政赤字扩大,联邦政府通过发行公共债券为赤字融资,从而引导市场利率走高,抑制消费和投资。前者为减税的经济刺激效应,后者为减税的经济下拉效应。前者大于后者时,减税成效显著,如里根时期,当后者大于前者,减税成效甚微,典型如小布什时期(见下图2)。更为重要的是,特朗普政府还面临美联储加息和市场利率走高的压力,这必然会进一步削弱减税的经济刺激效应。

图2 美国减税对经济增长的助推作用越弱越弱  最后,减税与美国劳动生产率提升没有必然联系。劳动生产率提升是驱动经济增长的源泉,美国经济也不例外。有意思的是,过去三次减税政策周期中,里根时期劳动生产率年均增幅为2.27%,而小布什和奥巴马减税政策效应期劳动生产率年均增幅仅为1.72%和0.7%,减税对劳动生产率改善的效应不断减弱。相反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克林顿执政后6年期间,不仅是近40年来美国劳动生产率改善最快的时期,年均劳动生产率增幅达3.02%(见图3),也是美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实现联邦财政盈余的年份。可见,减税与劳动生产率改善并没有必然的联系,或者说在过去三次减税周期中,减税对劳动生产率改善的作用越来越弱。

  四、特朗普税改将使中国经济喜忧参半

  特朗普税改,无疑将对市场形成一系列预期变化,如对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可能提高,美元指数出现反弹、海外资金回流美国等。税改对中国经济的影响,无疑是利弊兼而有之。具体来看,特朗普税改可能将从三方面影响中国经济。

  第一,特朗普税改将通过金融渠道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压。从金融渠道看,由于税改会刺激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,美元指数可能改变当前疲软的态势。更为重要的是,税改将鼓励美国企业回迁美国和汇回海外利润,这将导致较大的美元兑换需求。如2004年美国通过《本土投资法案》时,次年的利润汇回约为3600亿美元左右,在叠加当前的美国加息周期,美元升值预期将更加剧烈,相应地,人民币可能重新面临贬值的压力。人民币汇率预期的变化,将可能对国内资产价格形成一定的压力,特别是国内资金的外流,会对房地产价格形成一定的压力,进一步加大金融体系的风险。

  第二,特朗普税改将有利于中国扩大对美出口。短期内减税将刺激消费和投资需求,加上美元可能会重新走强,使得美国的私人部门更倾向于增加进口(见图4)。在最近的三次大规模减税中,美国进口均出现了大幅度增长。在里根1981年第一次减税时期,美国进口大幅出现大幅增长,1986年的第二次减税和税改,进口同样出现了反转;小布什减税政策实施后,2003-2007年美国进口年均增幅达到了11.1%;奥巴马减税政策实施后,美国进口同样呈现大幅增长趋势。因此,作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(见图5,此次特朗普减税,或许对中国的外部需求稳定是一个利好因素。

  对于不同行业来说,减税对中国的利好因素也有较大差异,这是因为此次税改对美国不同行业的减税力度是不同的。从本次税改前景可看出,特朗普政府将优先支持本土企业发展和投资,其中对于基建领域的金融股权投资提供将近82%的税收减免。随着后期美国基建投资加码,有利于提高我国大型建筑施工、交通运输等相关产业的出口。除了机械和交通运输设备,出口美国规模较大的我国制成品、材料制品、化学品等有关产业将获得不同程度的利好。


  第三,中国对外资的长期吸引力可能将受到影响。长期来看,美国减税可能引发全球范围内的减税潮,12月6日日本已经跟进美国实施减税政策,英国政府早在特朗普减税政策提出之初已先行一步,承诺到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至17%,较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,法国马克龙政府10月末要求国会逐步取消家庭居住税、资本利得税等,意大利、荷兰等政府也计划降低企业税负,匈牙利更是把企业所得税直接降低到9%,成为全球企业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

  特别是我国企业所得税占财政收入的比重高达18.2%,正好是美国企业所得税占财政收入比重(9.1%)的两倍。如果中国跟进美国实行大幅的减税政策,对于中国的财政收支平衡的冲击,将远远大于对美国税改的影响。由此可见,中国跟进实施大幅减税的可能性较低。在此背景和趋势下,外国资本的流出将带走许多先进技术,这可能会给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带来一些负面影响。

  综合来看,此次美国税改政策对中国经济的提振作用将低于预期,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如市场预期的那么大。但是,要密切关注特朗普减税政策,可能引起新一轮的全球减税潮。由于企业所得税在我国财政收入高占比的状况,中国财政跟进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的可能性较小。因此,全球减税潮势必削弱中国营商环境的吸引力,给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冲击。

  (本文作者介绍: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、高级研究员。) 


返回乐百家娱乐官网首页>>

阅读(55
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站注明“来源:乐百家娱乐官网”字眼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乐百家娱乐官网”,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。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。